十点文学>穿越历史>秋阶影寒 > 5情不知所起(,醉酒认错人做)
    转瞬一月便过,傅云京除了手把手传授剑招,还开始与烨影对练,增强他的实战能力。

    烨影初学剑法,浑身都是破绽,傅云京却毫不留情,整个局势便是傅云京单方面的虐杀,不过片刻便将烨影伤成了血人。

    直至烨影抵抗不住,跪倒在地,傅云京才罢手,收剑入鞘。

    “这便是第二次刑伤……也不全算作刑,你也从中感受到些剑意。”

    “我方才所使,分别是七谷派的七星剑法,启鸣山庄的天鸣剑法,荡剑山的荡邪剑法。太平三十八年六月,合欢宗突袭鹤野楼,托辞鹤野楼的人杀害了合欢宗贵客,要讨要说法。我与师弟探查此事,却遭三派人手联合围攻,欲夺名为天涯剑的武林至宝。天涯剑在何处,我等并不知晓,他们却一口咬定合欢宗与鹤野楼的冲突就是为了夺剑。”

    “我为证鹤野楼清白,甘受三刀六眼。那三派人却仍不死心,师弟护我突出重围,硬受了三派最强杀招,北斗连珠、凤鸣龙吟与十方诛魔。师弟体无完肤,命悬一线,幸得师父及时赶至,否则……”

    他会死在自己怀里。

    傅云京蓦然挣脱回忆,看向跪地的烨影。

    傅云京并未对烨影使用杀招,只是在烨影身上留下了承烨至今也未消退的剑伤。但这伤势依然不可小觑。

    烨影一手拄剑,单膝跪地的模样,像极了当年承烨宁死不屈的样子。

    傅云京心中一动,上前抱起烨影,回屋上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