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穿越历史>春深不知处 > 崔氏的谋算
    张家子丁繁盛,张家大宅也是房屋众多。子孙有常住广陵本地者,还有散居外地的,老宅都为每户配有几大进院落,说是几进,其中每个院子都有四五十间屋子,有些院落进深宽阔些,竟可以多达六七十间。所以便是逢年过节或遇有族中大事,居外的需要携家老小回归,却也不用担心宅院容不下。

    再不济,张家庄园别院也有若g处,由得一家赏景避暑之用,到时也可用来安置。

    崔氏从外回到自家院子,见nV儿庆儿正好也从外进门。

    崔氏见到nV儿,颇欢喜道:“好姑娘,去哪里玩去了这会儿回来?”

    庆儿摇着脑袋,颇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儿,“去十伯家找樱姐儿耍,却没遇着人,本想再去找茹姐儿和莼姐儿耍,却碰上她嫂子文全媳妇带着玉哥儿。那孩子见我身上的琉璃香坠子,非得要抢去玩,不给就撒泼打闹的。我嫌烦,不想继续在她家呆便赶着回来了。”

    崔氏被她气笑了,“你也就那点出息,玉哥儿是你孙儿辈,你给了他又如何。再说,这琉璃香坠子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平常也不见你多宝贝,你又何必让文全媳妇背后说你啬扣呢。”

    庆儿嘟嘴,“就是不想给,给了以后跟我要更值钱的咋办?”

    崔氏就笑着哄她:“值钱的反而不好要了,便是要了你不给也没人好说你小气。”

    庆儿不愿意听,一甩手赌气跑了。

    崔氏问迎上来的管事媳妇汪全媳妇:“十一爷呢?”

    汪全媳妇道:“刚五爷派人来叫走了。”

    崔氏嗯了一声,便朝上房走,汪全媳妇紧跟其后。待崔氏坐定,便有丫鬟奉上热栉巾,请崔氏净面洁手,等收拾停当,汪全媳妇从奉茶丫鬟手中接过茶碗子,亲自奉给崔氏。

    崔氏接过来呷了一口,用汗巾子抿了抿唇,汪全媳妇道:“十一NN今儿去董家谈得还顺利?”

    崔氏冷哼了一声:“这董家真不是个识抬举的,一个破落户,偏要y撑着个脸面,给脸不要脸……”

    汪全媳妇道:“怎么,这么门好亲事,他董家还拿上乔了?”

    崔氏又是一声冷哼,将茶碗朝紫檀嵌螺钿牙石花鸟长方案上一搁:“不是旺哥儿年岁大了,老太爷子眼见着出气多进气少的,我本也可以不着这个急。现在却由不得不急,若是老太爷一作古,这不是三年内都不能有喜事吗!”

    “你没见七房的世繁夫妻俩已经在给他们家茹姐儿张罗着这月里办婚事了?旺哥儿都二十五了,眼见着婚事可不能再拖了,最好也是这个月内办完,也算是给张家冲冲喜。若再拖三年下去,更容得那贱人一家上天了!”

    汪全媳妇一拍腿,朝西院方向一努嘴,“可不就是说的。那边儿子还b旺哥儿小一岁呢,孙子都四岁了,又仗着十一爷特别宠着些……”

    汪全媳妇偷瞄了眼崔氏的神sE,见她端杯凝神,便提点道:“十一爷已经两次和NN提起要将群二爷记入你的名下,NN不可不防啊……”

    崔氏柳眉渐蹙,狠声道:“越是纵得蹬鼻子上脸的!在我这里说是想让我不自在罢了,十一爷那里还不晓得枕头风灌了多少呢!有我在,这事儿断不能让她成了!”

    “我进门晚,她仗着老爷和儿子撑的胆子,越来越不将我放在眼里。嘁,便我是个续弦,可也是张家三媒六聘八抬大轿从正门抬进来的妻,她到底就是个妾,难不成还能让她翻了天去!”

    汪全媳妇连连称是,“谁说不是呢!眼下,NN可得抱紧旺哥儿。他再是个傻的,便不是NN肚子里出来的,也是名正言顺的嫡出,别人手段再多也越不过去这道儿。唉,要说旺哥儿媳妇Si了也有三年了吧,这孩子也是个苦命的……还是NN是良善人,对旺哥儿也是真掏心掏肺了,他若不是傻的多好,可不晓得有多孝顺NN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