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穿越历史>春深不知处 > 含珠的交易
    秋韵推开东厢门,这是家里最好的屋子了,房间宽敞,南北透亮,连着屋后还有间书房。现在大白天的,屋里帘幕遮垂,暗得像晚上一样。按理这屋应是她娘住的,可她娘现在跟她姐一起挤在西厢房里,她和红莲一起住边屋的耳房。

    前儿她哥董泛在家里发火,砸了家具器物,还打了嫂子薛含珠,她嫂子当天就带着侄子回娘家去了。不过董泛脾气再臭再坏,那薛含珠虽然当时气得跑回娘家,但过不几日,自己又回来了,所以大家也不担心。

    秋韵闭了闭眼睛,立在门边适应了一会儿屋里的黑暗,方才小心翼翼地朝前寸着步m0索。

    “哥,”她好不容易走到床边,见那床上的人并没反应,便将盘子放在拔步床边的矮柜上。她扭了身去看遮的严实的帷帘,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打开。

    “含珠吗?”床上人瓮声瓮气的。

    “我秋韵啊。”秋韵朝前探出半个身子,“哥你起来喝药……”

    她拿手碰了碰床上人,只觉得他身子滚烫,像是蒸蒸冒着热气刚出锅一样,便知道她哥一定又是服了寒食散了。

    “啊!”秋韵忽的惊叫一声,只觉一GU力道将她掀翻在床上,随即一具滚烫的身T将她SiSi压在身下。她舞拳蹬腿,Si命挣扎,那人到底是个药罐子,热烘烘的嘴想要吻住她却一时没能得逞,只从她腮边滑过,左x却被他握住r0Un1E。

    “含珠,我难受,你别动,脱了让我进去。”他用下身yy的地方顶弄着秋韵,又伸手来撩她的裙子。

    秋韵知道他认错人了,只得哭着道:“哥哥你放开我,我是你妹妹秋韵啊……你放手。”

    董泛却已被q1NgyU控制了,哪里听得到,只觉得下身那处肿胀难受,那手隔着衣料已经m0到了秋韵下身。

    秋韵想要放声呼救,却又害怕惊动了家里人,闹得大家难看。可若是不叫又无法脱身,当下只得一口咬上她哥的耳朵,董泛吃痛松手的当口,秋韵赶紧滚下床,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她张惶逃进自己小小的耳房,将房门关得SiSi的,抵着门一时泪流满面。

    忽听得院子里董大妇在叫,“怎么回事啊秋韵,怎么那屋子里又闹起来了……”

    薛含珠从自己下T往外一颗一颗地抠出银珠子,放在一旁的男人手掌上,还一边数着,“32、33、34……”

    她的表哥吴仁摊掌握着那些还带着男nV混合TYe的珠子,边道:“含珠,想不想把这些银珠子全换成金珠子?”

    薛含珠迷离的眼睛微微睁圆了,侧脸看他,“表哥舍得给么?”

    吴仁笑,“我不舍得,有人舍得,关键要你舍得这身皮r0U啊。”

    薛含珠不理他,继续抠出一粒,“多少了?我都乱了数了!”

    “37。”吴仁继续循循善诱,“表哥只能拿得出手银珠子,最多里面可以掺小半的金珠子。可是表哥可以介绍能全给你金珠子的人,怎么样?下次你来的时候,把他也叫过来。”

    薛含珠一面数数,一面抠下T,“别打乱,我一会儿又要数错。”

    吴仁见她并没明着拒绝,倒觉得有戏,便抿嘴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