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穿越历史>春深不知处 > 金石典籍
    秋韵轻轻一叹,正想转身回店里,却见一辆装雕JiNg致的油壁马车由东驶来,在她家书坊门前停下。车夫搬来落脚凳,那车门缓缓推开,从车上下来两个约十三四岁年纪的nV子,一个端庄秀丽,衣饰JiNg美华贵,颇有大家之态。另一个貌似随行的丫鬟,收拾得g净整洁,行止有度。

    闺秀模样的nV子敛了身子冲车里娇声道:“小爷爷,我选些纸张便来,劳烦您等等。对了,听您说要寻几本书册,可要帮您看看?”

    车内人道:“不必了。”

    简单至极的三个字,出声却如远山晚钟悠然于耳,荡人心尖。

    秋韵听有生意可做,自然不肯放过,便问:“请问尊台需要哪些书册,我家藏书最是丰富,代您找一找也是可以的。”

    大家都静等车中人说话,却并无回声。半天没见动静,秋韵都准备回身进店了,忽见车窗帘动,从掀起一角的鷃蓝sE帘子里伸出来一只莹润如玉、指节修长的手来,那玉雕似的手指中捏着张纸片。

    “春来。”马车旁尚骑在马上的一名青年男子闻声下马,接过那纸片,转而走到秋韵面前。

    “照着单子上面的挑,有的就给备下。”这春来面目黝黑英俊,一件苍青sE素面湖杭夹袍包着结实的身子,料子考究,做工JiNg细,文士的衣衫却衬出一身的英武轩昂之气。

    秋韵虽长于闺中,却也能瞧出这人不是等闲之人,不免小心应待。

    秋韵伸手去接,指尖却不小心触到他的手指,立时红了脸,接过纸片便遽然缩回。春来本来并没留神她,见眼前纤纤素手迅疾后缩,抬头便瞥见面前转身而过的少nV芙蓉羞面,耳尖都成了粉sE。

    人虽离开,尚留了一缕似有若无的幽香,自己那被触的手指似也染上了凉凉余香。

    那小片纸张接过手中,仅是初初一看,秋韵就晓得是不凡之物。她接触各类纸张日久,不可谓不见多识广。这虽只是一片纸头,但却是贵b千金的徽州澄心堂纸,市面上极难一见。不是顶尖富贵的人家,绝计不会舍得用它。

    纸上一排书目名,所书之字字骨遒美清峻,笔致清朗逸秀,有排奡纵横的高阔之气,清贵入骨,当即心里暗赞了声“好字”。

    再一行行看那纸上书名,忽觉有力不从心之感。

    她爹平生Ai好收藏书籍,家中又经营书坊,她自不是对书籍孤陋寡闻之辈,可这纸上所列书目,她十本倒有八本没听过,更遑论见过了。

    这三十几册书目里她仅见过《九域图》和《江川工记》两册,历经几朝传下来,已成孤本,市面上早已不见寻得。家里这两册当年老爷子也是机缘巧合所得,在世时宝贝得眼珠子似的,只是典卖家里书籍时被她偷偷藏起,要不也早已不见了。

    她本意是想留给小哥儿的,再不济,那也是父亲留下的,还可以给那孩子做个念想。但又思量,这人既然能用得起澄心堂纸,那书若予了他,倒也是适得其所。一时竟拿不定主意,不免踌躇起来。

    她这一踌躇,春来已然觉察,“怎样?莫非这书单里的书你家有?”

    秋韵不假思索地道:“……也不是全有的,只有其中两本……”

    虽戛然打住,却也已露了痕迹。

    春来哦了声,凑了脸近她身前,指着那纸头问道:“姑娘说的那两本,是哪两本?”

    成年男子的气息让她隐隐不安,秋韵不露声sE地往一旁避了避。心想:既露了行藏,索X告知他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