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穿越历史>春深不知处 > 初遇昳丽郎
    那尤大娘尤未跨进门槛,先被和董大妇站在一处的秋韵给x1引住了,滴溜溜目光将秋韵从头到脚来回睃了几遍,咂嘴道:“好标致的姑娘。”

    董大妇边做出个礼让尤大娘进门的姿态,边嘴上回应着客套了一番。

    尤大娘却并未跨进门来,踅身搀扶出一个三十左右的美貌妇人来,搀得那妇人一同进得门来,嘴上还殷勤着:“十一NN,您慢着点,留神脚下门槛。”

    那妇人珠环钗绕,绮罗满身,通身富贵b人。身后随行俩婆子、俩丫头,俱是齐头整脸,训练有素的模样。

    进得门来,妇人手心捏个松花绿的汗巾子抵在鼻下,挑剔地将四周打量了一番后,目光在董大妇身上扫了一眼便定在秋韵身上一瞬不瞬,看得秋韵心头发毛,不自禁瑟缩了一下,躲到她娘董大妇的身后。

    董大妇看向尤大娘:“这位是……”

    尤大娘道:“这位是张家十一房的主母NN崔氏,来你家说合的就是他家大爷旺哥儿,这趟她也是来相一相你家姑娘的。”

    董大妇不防张家人忽然上门,立时一愣,不过她到底也是大户出生,早前也经历过无数迎来送往,倒不至于一副手足无措的小家子样。

    当下董大妇便拉着秋韵大大方方见了礼,将几人迎入正堂坐下,又唤正洗着衣服的红莲端茶倒水,虽是殷勤,只是个待客之道,并没有热络成一副巴结卑微模样。

    众人按主客坐下,董大妇心下不免开始疑惑:这广陵张家到底不是普通人家,再怎样也不应正经主子为了桩婚事,不与对方招呼便冒然上门的道理,未免显得唐突而急切了些,实再也于情理不合。

    忽的想起什么,问一旁的秋韵道:“对了,刚才你找娘何事?”

    秋韵的小脸白了白,“没什么要紧的,前头店里还有客人,娘我先过去了。”

    和客人行了一礼告退后,秋韵便不顾失仪,疾步过庭院朝书坊走,崔氏和尤大娘目送那少nV略显慌张地消失在庭院的角门内。

    那边门旁开着的几枝hsE棠棣花枝不知是因风吹,还是被那少nV衣袖拂动,兀自在院角处轻摇微颤,竟是不胜娇怯。

    直至那窈窕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崔氏方才收回视线,汗巾子掩住下颌不易觉察地一抿唇。

    尤大娘调脸看向董大妇,满是羡慕赞叹的口吻道:“董家NN好福气,这小姑娘nEnG花儿似的Ai煞个人哟。对了,小姑娘今年多大了……”

    秋韵心神不宁地回到书坊,准备打发完客人再和夏兰计较。进了书坊,屋内人b她离去时候似乎多了些,却不闻人语,异常安静。

    她顾不上细看,先朝木柞柜台上瞄了眼,看先前那客人买的纸笺是否已经给打包好。却哪里动了分毫?她走时所拿的两样纸笺原封不动在原处,并未见到瓷青纸和印金花五sE粉笺。她yu问夏兰,却见她傻愣愣地半张个嘴巴朝着西侧方向,全然一副痴傻模样。

    她略觉怪异,顺着夏兰的视线看过去,却见那方向处正背立着一位长身玉立的青年男子:乌纱幞头、深绿灰隐线团花襴袍、蹀躞革带、乌皮履,旁边站着那个春来,俩人正聚JiNg会神垂头看木柞柜上摊开的一页纸笺。

    秋韵的脸砉的一红,她蓦的想起自己先前顺手写下来的一纸心绪还未及收拾,当下疾步过去,将那页纸握在手中绞r0u着一团。

    nV孩儿一时双颊映粉,俏挺的x脯微然起伏,口气里略带了些嗔意,“尊台怎能不经许可便随便偷看别人写的东西呢?……”

    那人抬起一双清湛如电的眸子定定看着她,秋韵被那凌锐的目光镇住,一时竟y生生收住了话头不敢再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