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穿越历史>春深不知处 > 董家秋韵
    董秋韵和丫头红莲在厨房里忙着,听得院子里不时传来她母亲董大妇和尤大娘的笑声,她不禁愣了会神,倒差点被红莲递过来的一勺汤烫着。红莲见她先是惘惘的,忽而又浅然一笑。

    她家二姑娘生得极好,只是浅浅一笑便美得能颠覆人心,看得她也一时晃了神。

    天光散散从熏h了的窗户纸上投进屋来,炉灶的一头煮着少爷的药汤,一头炖着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J汤,那热气弥散开来,将董秋韵笼在薄薄的轻烟里,更是让她带了点出尘之气。

    她生就一张baiNENg的鹅蛋脸,眉眼异常清丽,灵秀中带了淡淡书卷气。穿件窄袖掐腰的梅染sE衣裙,虽是她姐姐董夏兰的旧裳,腰身有点大,因她天生的薄肩削背,瘦腰纤纤,却也无损那婀娜姿态。

    生得太好看了些!这样的破落家庭,不晓得是祸是福。红莲心里暗叹了一声,忽然清楚她为啥要笑了,那是因为夫人今儿难得开了颜,这个家里倒真是有好多年没听到笑声了。

    自从七年前老爷去世,家道便开始中落。后来少爷因为伤寒久治不愈吃上了寒食散,这个家更是一日不如一日,家业卖的卖、当的当,华堂大院换成了厢房小屋,奴仆除了一个小哥儿的r娘,便也就只剩下她和个跑腿打杂的仆役牛童了。好在还剩下一间书坊,董少NN作主不肯卖,一家人还勉强能维持个生计。

    就是日子过得闷恹恹的缺乏人气,除了脾气越来越狂躁的少爷,还有牙尖嘴利争强好胜的大小姐董夏兰还能闹上一闹,其余人整日都说不上几句话,更别提笑了。说句不好听的,不是少爷和大小姐还能闹出点动静,这个家简直就像个活Si人墓。

    红莲看了眼正朝砂锅里放了一搓盐的秋韵道:“二姑娘,这尤大娘向来是给人家撮合说媒的,少爷的小哥儿都六岁了,自然不可能是给他说的。不会是给大姑娘来说合的吧?”

    秋韵舀了一勺汤,嘬着桃粉sE的唇轻轻吹了吹,含糊地嗯了一声,然后呷了一口,“这下可正好了。”

    外头董大妇正客气地挽留尤大娘,那尤大娘却站了起来道:“就不叨扰了,我还得去张家,那边还等着我回话呢,我明朝申时二刻可准时来听信儿。”

    董大妇应一声,亲送她出家门。秋韵和红莲俩人目送尤大娘出了院门,见董大妇回身进了西厢房董夏兰的闺房,这才收回了目光。

    不一会儿,西厢先听得有物“啪”的拍在桌上的声音,接着传出夏兰铜钹般尖亢的声音,“我才不会嫁给张家那个傻子,而且还是个继室!娘你偏心!既然张家是这广陵的世家大族,有权有势又有钱,那么好的地方,你怎么不叫秋韵嫁过去,偏来说与我?呜呜呜……”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良心?娘何时偏心过了?”董大妇声音有些发哽,“你今年已经二十有一,秋韵十月才及笄,我放着大姑娘不嫁人,反而嫁出去个小的,那才是要被骂偏心哩……”

    “我不管,我是决计不会嫁给张家的傻子,要嫁也得嫁个张家好儿郎!你跟那尤大娘说,张家不是世家大族吗?就没个能配得上我董夏兰的男人,非得去嫁他家的傻子做继室?”

    董大妇叹气:“好好的人家,从及笄就开始挑,挑来选去,快赶上皇帝选妃了,就没个你能中意的。眼见着你都熬到二十一明年就二十二了,还没挑上,娘心里不急?娘听尤大娘说,那傻子不是生下来就傻,是二十三岁那年才摔坏的脑子,人也是长得一表人才,现今二十五也正好配得,你嫁过去吃香喝辣b家里过得不知好凡几。再说,只要我家这头答应了,他们家愿意……”

    “愿意什么?一定又是为着哥哥,要不然你也绝不会为了nV儿嫁个傻子还高兴成这样!要嫁你让妹妹嫁过去成全你对儿子的慈母之心,别指望我!你还别b我,b急了,我Si给你看……”

    “姑NN,你成日里在家里闹得还不够?家里现在都什么情形了还不晓得收敛些?娘也不求你帮着分忧,你也看看你妹妹秋韵成日价在家帮衬家务,你呢?这么大姑娘,针线不拿,灶台不近,就晓得打扮得妖里狐气的,我都不屑得说你!你啊,既是张家不嫁,便选个好人家嫁了也省得为娘C心!张家那头,明儿等尤大娘来家我便回了她便是。”

    “我晓得这家中就多了我,你和嫂子都嫌我多吃了几年饭了!我好生生的大姑娘,倒也是想找个好人家呢!可我及笄后,家里败落成什么样儿了,又有哪个好人家肯上门来说亲的?难道家里潦倒成这样,不怪你那丈尺好儿子不担事,倒责怪起我这柔弱nV儿无用来!”说罢,夏兰捶x顿足,嚎啕大哭。

    董大妇叹着气出了西厢,在门边立了一会儿方朝厨房走来。秋韵见她娘眼睛红红的,显是刚哭过,便盛了一碗J汤,拿个填漆盘子托了端到董大妇面前。

    董大妇摆了摆手,“给你哥送去吧……唉……他的药好了没?”

    董大妇揭开药挑子盖,看了下滚开的黑乎乎的药汁,捡了抹布裹在药挑把子上,“递个碗过来。”

    红莲将一早备着的碗放到近处的灶台,董大妇将药汁滤进碗内后,将药碗放进秋韵手中的填漆盘里,“都送过去,先让他把药喝了……对了,这药苦得狠,多拿几颗蜜饯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