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穿越历史>春深不知处 > 忽遭变故
    “二姑娘!二姑娘,醒醒,做噩梦了吗?”耳边听得红莲急促的喊声,她骤然一惊,便醒了过来。

    却已是天sE大亮,她正好好睡在自家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再m0m0身上,衣服完好无损,除了下身黏ShSh的不舒服外,其它并无异常,当下暗松了口气。

    红莲见她完全清醒过来,笑道:“难得见你睡这么久不起床,太太来看过几次了……”

    “什么时辰了?”秋韵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头还晕乎乎的沉重。

    “巳时三刻了。”红莲道,“所以太太不放心,来看你几次了。”

    秋韵瞪圆杏眼,惊道:“怎么都这么晚了?嗯……我便起来了。”

    “二姑娘刚刚做什么梦了?叫的那声音真是难以形容,又痛苦又快乐似的……”红莲见秋韵莹白的面庞上浮霞生晕,有些娇懒的怔忪,一时说不出的媚态,与平日里的端静颇有不同。

    很有些撩人情态,她若是个男的,定忍不住上前搂住她轻薄一番才舒心的。

    秋韵又羞又惭,她没想到梦里的自己,对男人的轻薄居然还很受用……原来自己的本质竟是如此Y1NgdAng!

    她掩饰地从床架上拿起一件白棉内夹裙衫穿上,然后下床将一件外穿的堇sE辛夷花纹褙子套上整理好,低声道:“没有,就是……就是做噩梦了……”

    红莲还想再问些什么,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董大妇进来道:“秋韵可醒了没?”

    秋韵忙道:“起来了,娘。”

    董大妇进门,上前m0了m0秋韵的额头,“怎么有点烫烫的?”

    秋韵道:“想是昨日受了点寒凉,头有些沉乎乎的,不过现在好一些了。”

    董大妇点头道:“那就好,一会儿出来吃饭吧。”

    忽听门外夏兰尖着嗓子嚷道:“日上三竿了还不起,真以为自己是小姐呢!这会儿都巴巴的跑去服侍她起床,又要伺候用饭的,真是同人不同命,她命咋这么好呢!娘你偏心太过了,怎么就我没享过这样的福啊!”

    董大妇本来装聋作哑,听得她最后这句,便道:“你怎么没享过这福了?你自己不是每天日上三竿才起床,饭时到点有人伺候饭汤?秋韵今日难得睡过一次,你就不依不饶的,可成个姐姐样?”

    “我没姐姐样?我那些穿了没几次的衣裙不都给她穿了,这么让着她,紧着她,哪里就没姐姐样了?娘说这话,心就是生偏了!红莲,我那个珠粉sE的六幅裙你给我整到哪里去了,出来找给我,我待会儿要穿。”

    红莲怕她聒噪,便出去给她找裙子去了。夏兰继续在外头说些不着调的酸话,见没人接她的,啰嗦了几句便也就作罢。

    这里,秋韵见人都出去了,松口气,赶紧找条g净亵K换上方才出屋。

    饭用过不久,收拾过厨灶,红莲继续去洗衣服,董大妇忙着服侍董泛服药。秋韵便将书坊的散册搬到庭院,又取来订书用的针线装订起书册来。

    夏兰踱到她身旁的石凳旁,拿个棉布垫子敷上后方坐下,“嗳,昨儿那张家十五爷不是叫你送两本书册过去他府上吗?那两本书册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