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穿越历史>春深不知处 > 通房玉娘
    张宗正从老太爷的寝居请安出来已是暮sE四起,大丫头玉娘已经提前打发了童仆提了风灯候在门厅外。待他回到自己住的“桂园”,天sE便完全暗下来,院子通道边的石基铜窗座灯已经疏疏点点的照亮了大半庭院。

    他的院子是两大进的院落,在张宅中属于中等院落,前后左右正厅、花厅、厢房、庑房加起来一共有三十多间。

    正堂已是灯火通明,小丫头捧来热水栉巾,玉娘亲手洗净挤g后奉到张宗正面前,对方接过来随手擦了擦又递还给她。

    “门上那边有书册送过来吗?”他接过玉娘奉来的一盏茶,随嘴一问。

    玉娘摇头,回道:“一直没听到门上那边的动静,长顺已经过去问了,要不我再打发个人去催一下?”

    张宗正微微摇头,啜了口茶便放下,却见春来手中拿了几封邸报进得屋来。张宗正起身,俩人也不用言声,默契地出了正堂,往东院的书房而去。

    玉娘兀自站在堂屋门口,痴痴目送那道修颀的身影消失在月sE笼罩下的月洞门里。

    犹记得谪仙般的十五岁少年,生疏而略为急躁地将他粗长的孽根cHa入她的下身,因为生涩,他又特别粗壮,那一次,她痛得几yu晕厥,一直在他身下颤个不停。

    可便是疼,她也如饮甘霖,喜不自胜。能成为他的nV人,从她十二岁被拨给九岁的他,照顾他起居时便已向往不已。记得那天她流了好多血,因为都是第一次,少年又生y而不懂怜惜,害她歇了两天才好。

    后来再陪寝,发现他已经娴熟很多,虽然还是很痛,他也不太顾及她的感受,还会常常弄伤她,但却让她沉湎并Ai上了被他充满时那激痛的感觉。她Ai慕这男子的一切,痴迷他周身淡淡萦鼻的朱栾降真的气息。

    再后来,他离家进京会试考中状元,后又娶了首辅的小nV儿蒋氏便不太能见到他了。即使极偶尔从京城回来,也是匆匆来去,再没让她侍过寝。

    记得新婚第二年,他携着娇妻回乡祭祖,见到已经二十多的她,便托五NN范氏将她配人,或是给些钱打发出去。她哭着从五NN院里回来便投缳自尽,准备了结自己,幸得被人发现,及时救了下来。

    五NN见她以Si明志,又怎不知她是何痴念?何况她父母都是张家的家生子,也不好寒了人心,转而便去劝张宗正。后来便不了了之,没人赶她,她也就留了下来。

    寂寞空庭,朱栾降真香气仍充斥在他的书屋旧衣及寝具里,可再不见他的身影。惟剩她独自一人随春花秋月,流年转换而自怜自哀。

    雨送h昏里,独自遥想:那人,时光愈久,风华愈盛。张家宅内男子好颜sE者众,却无一人能及得上他。

    便他不在,他的寝具衣裳,她还是会日常熏香、按时翻晒,时常在他的卧房一坐便是半天,引得下头的丫头仆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

    前年秋他调任江南布政使常驻金陵,广陵属他治下一府,两地相隔不远,他也会cH0U空回来探望老太爷,见他机会便b以往渐多。特别是今年老太爷病重,他回来得b往常更频繁了些。

    前年他任上不久,妻亡,因着蒋氏临Si的遗愿,他为蒋氏守三年,所以,近两年了,他没娶妻,也没纳人。

    如今的他,已成庙堂之中的寄政疆臣,她对他已不抱亲近奢望,却无法不心牵神往。

    作者有话:抱歉,好久没能上来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https://kpc.lantingg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