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求婚那晚後已经过了一个礼拜,张云俐依然沈浸在当中,每天笑的合不拢嘴,看着戒指傻笑,连一向骑车要专注的这件事也忘得一乾二净。

    果不其然,她一个闪神没注意到前方的来车,差点遭一台黑sE玛莎拉蒂轿车迎面撞上,幸好对方紧急煞车,而她在一阵尖叫之後跌倒在地。

    见张云俐倒地,黑sE轿车的司机赶紧下车查看她的伤势。

    「小姐,你没事吧?」

    「不要紧。」她看了自己的手只有一处擦伤,其他并无大碍。

    「还是到医院检查看看吧!」

    「真的不用了,我没事。」是她的错,是她自己骑车不看路,怎麽可能还好意思麻烦人家送她去医院呢!

    当张云俐还在跟司机纠结要不要去医院时,一个男人从黑sE轿车的後座下车,朝着他们走来。

    「BOSS。」

    她朝司机打招呼的方向看去。

    时允澈身着亚曼尼手工订制的高级西服,合身的剪裁,衬托出他身上JiNg致的线条,再加上一米八八的优越身高,更显得气宇轩昂——而俐落的短发下是ㄧ张英俊且冷峻的脸,冷酷下的俊脸,透着张力十足的X感。

    他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而张云俐则用一双无辜的水汪汪大眼回应他,两人对视许久,时允澈才开口说——

    「发生什麽事了?」

    「我说要带这位小姐去医院检查,她却说不用。」司机说。

    时允澈又低头看了下张云俐,发现她的前臂有一处擦伤。

    「受伤了就去医院。」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说完,张云俐试图站起来,却因为脚踝的疼痛而作罢。

    「这样还要说没事?」

    张云俐m0着自己的脚踝,确实感到疼痛,但在怎麽样也不能麻烦别人,她决定打给定勋求救。

    「是要去医院,但我会自己去的,就不麻烦你们了,谢谢。」

    道谢後,她拿起手机按下罗定勋的号码,才刚接通,就一把被时允澈抱起,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忍不住尖叫,手机也随之掉到地上。

    「先生,你做什麽啊?快放我下去!」张云俐一脸惊恐,不断的蠕动,想脱离时允澈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