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俐依照地址来到W大楼。一入内,她不禁感叹。虽然她到过大企业送花,但如此金碧辉煌的还是头一次,她还以为这辈子没有机会踏进这种地方,看来老天爷还是眷顾她的,让她有机会可以开开眼界。

    拿着花,她走到柜台准备交给柜台人员,但却说要她直接送上去,她搭上电梯,按下二十楼。

    等她到达,秘书已经站在电梯门口等着她。

    「是你?」张云俐惊诧地看着秘书。

    他向她点了点头,接着领着她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口。

    她没想到这位先生在这里工作。那麽,此刻门内的人便是他的上司了?是上次那位先生吗?

    当她还在思索时,秘书已经打开办公室的门。

    「请进。」

    「谢谢。」她没想到只是送花而已待遇也如此好,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张云俐走进办公室,时允澈正低头批阅文件。虽然她还没真正看见他的脸,但由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上次送她去医院的那位先生。

    他似乎不知道她进来了,连抬头看都没有。

    张云俐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呆站着,等他发落。

    过了十分钟,时允澈合上最後一则文件,抬头看向她。

    「坐下。」他一开口就是命令的口气。

    「呃......」

    「坐。」他不改一向冷冷的态度。

    她点点头,然後在沙发最边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那个就先放着吧。」他瞥一眼她一直拿在手上的花束。

    张云俐听了他的话,把花放在桌上。

    「你找我来有什麽事吗?」张云俐率先说。

    刚开始她认为是巧合,才会遇到他,但依他看到自己,却一点也不意外的态度来说,他一定是有意找她来的。虽然不知道他是怎麽找自己的,但找人对他这种大老板应该也不是什麽困难的事。

    「既然你问了,那我就直说了。我要你关掉花店,来我身边做事。」时允澈非常直白地说出他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