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科幻灵异>海王KPI【np】 > 6.春梦/正室出差(一点)
    沈序景认识池棠是在六岁,他随母亲到兰若寺短住,为出征的父亲祈福。在那里他见到被大人带着来寺里拜佛的小池棠,因为看她,他差点被门槛绊倒。

    等他们长大,有时候偷偷见面,也会亲吻,但ch11u0相对还是第一次。

    池棠脸红红的,两条白生生的胳膊环着沈序景的脖子,x脯紧挨着x脯,nZI柔软,抵着他的x膛。

    “我们都成亲了,害什么羞。”沈序景知道她不好意思,故意逗她,被nV孩拿指头拧了一把后脖颈。

    池棠嗔目瞪他:“你不许说话。”

    不说话就不说话,人太高兴,闭上嘴也能感到彼此心脏震动。

    他们做的时候抱得特别紧,像要把对方r0u进身T里去,池棠坐在他身上,X器严丝合缝地贴着。

    沈序景yjIngB0起,青筋虬结,看起来凶恶骇人。他抬起池棠的PGU,伸手在她下身m0了一把,得到满掌黏糊的yYe,就笑着跟她蹭蹭鼻子:“那我可不客气了。”

    他把X器狠狠地往上一撞,坚y的gUit0u破开两瓣紧闭的nEnGr0U,在Sh热的甬道里长驱直入。软r0U迫切x1ShUn进攻的yaNju,沈序景yjIng又壮大了几分,快慰到仰头粗喘。

    心心念念的人成了他的妻子,被他握住腰c弄,池棠也舒服地哼唧,贴着沈序景颈侧的皮肤哈出热气,配合他的动作扭动。

    他入得狠,却一直没到底,见池棠尚且受得住,便搂着她往下按,gUit0u猝不及防顶进g0ng口,正好被子g0ng口的小嘴惊慌地嘬住。

    池棠因为过分的刺激大叫,一口咬在沈序景的肩膀上。而他出了薄汗,皮肤在烛光底下发出缎光,像yAn光底下皮毛滑亮的骏马。

    “你……你坏Si了!慢点、慢点!”池棠惊叫。

    可他是一匹很不驯服的、太烈的马,他吻住她的嘴唇,吃她的舌头,让她在他身上颠簸到哭泣。

    池棠被颠得害怕,下半身酸软,好像没办法控制,只能紧紧裹住沈序景硕大的X器,却又一下下被冲撞开,青筋剐蹭她x里的软r0U,他撞到最里面去,撞到最要命的地方。

    他快速ch0UcHaa,几乎每顶一次,池棠就cH0U颤一下,她畏惧过多的快感,可他偏想要把她c到崩溃。池棠手臂发软,胡乱捶打沈序景的背,腰T大幅度摆动,双腿不受控地在床褥间哆嗦着蹬踹,想挣开,却被抱得太紧,只能被迫承受他剧烈的c弄。

    她的哭声被ga0cHa0打断,双目失神,颤颤巍巍地泄了身子。

    沈序景就在这个时候醒来,床单Sh粘,下身有浓白的JiNgYe。天sE微亮,他看见自己的床帐是天青sE,不是大红,屋里还暗着,也没有烧了一夜的喜烛。他床上没有十一年来魂牵梦萦的人,今天不是他成亲,原来只是梦而已。

    而这个府上的的确确张灯结彩的房间,喜烛还没烧完,这喜烛是为了他的大哥沈序淮和新娘池棠点的。

    池棠在睡梦中听见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吃力地睁开眼,是沈序淮已经起来了。他发现池棠转醒,在床边坐下,用帕子擦擦她额头睡出来的汗。

    “……几点了?”池棠问。

    沈序淮为她掖掖被子,道:“还早呢,棠棠,再睡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