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薛瑀凡走到申净皓你房门前,拍了拍他的门。「你是到毕业前,都不打算来学校了是吗?」

    门缓缓的被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申净皓消瘦的脸庞。

    「我输给你了。」申净皓苦笑。「我没有忘记输的代价是什麽。」

    薛瑀凡走进申净皓的房里并叹了一口气,「我记得当时的赌注是不能够再喜欢他,而不是离得他远远的,还不敢来学校吧?」

    「那…你们,在一起了吗?」申净皓突然强制转移了话题。

    「咳。」突然来的一颗直球,把薛瑀凡吓得咳了好几声。「没有啊,为什麽突然问这个?还有…」

    还来不及继续接下去,申净皓又直接cHa话了,「可是,他上次叫你「瑀凡」这样叫起来超亲密的欸!」

    叫我「瑀凡」?有一回事?这麽重要我怎麽会不知道?

    「呃,你一定是听错了啦,而且我们真的什麽都没有。」

    「喔?是吗。」申净皓心中的大石也渐渐放下。

    原来只是因为担心会尴尬吗?

    「回来上课吧。」薛瑀凡接着说,「之前不是说好要一起保护他的吗?」

    「嗯。」申净皓笑了,但这次看起来是真心的,「我会去的。」

    离开了申净皓的房间,虽说薛瑀凡的「任务」是解决了,但是却又有另一个疑惑在他的心中发芽。

    「瑀凡」到底意味着什麽呢?

    星期一一大早,我很煎熬的起了床,草草梳洗完毕就前往教室。

    星期一的早晨总是特别烦人。

    「哈~」打了一个哈欠之後缓缓的步入教室,眼睛还是睁不开……。

    到了座位上之後,原本打算放好书包就继续趴在桌上睡。

    不过,嗯?旁边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申净皓?

    r0ur0u眼睛,确保自己真的没有看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