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文学>穿越历史>短片脑洞集(强制爱版) > 苦恋七年,也抵不过一个他
    小径无灯,唯有星与月投下的微弱光影,勉强能将眼前的路照亮。李凡走在路上,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七年的陪伴在他的眼里那么微不足道,他明明说过爱自己的啊,为什么,为什么!

    还记得十七岁那年,辍学打工的李凡遇到了意气风发的叶绮华,本是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在命运齿轮的转动下相遇了。

    李凡因家庭贫困年纪轻轻就上酒吧里当服务员,他为人老实,认干,因此所有的脏活累活都让他一个人干。一个机缘巧合下经理让李凡给Vip包房的客户送酒,每次送酒的时候都是一位白白净净,长相清秀的男孩子给他们送酒,但这次却来了一个,长得很壮实,长相很平凡的男孩进来送酒,引起在场很多人的好奇心,所以大家就开始刁难李凡,这让本就没见过大场面的李凡尬住在那里。就在李凡孤立无援的时候,叶绮华开口帮他解围。李凡顺着声音看去角落,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得玲珑剔透。长长的紫发披在雪白颈后,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一个男子能长成这样,也是天下少有。只一眼李凡便对他一见钟情,自那以后李凡就不断的向酒店经理打听那个令他惊鸿一瞥男人的信息,他也开始动用了自己的心思,不停地去贿赂酒吧经理,每次男人在酒吧的时候他都会主动向男人示好给他送酒,久而久之,男人身边的其他朋友都看出来李凡的小心思,所有的朋友都开始打趣叶绮华让叶绮华开始答应男人的示好就当是报复抛弃他出国的白月光,听了朋友们的建议,叶绮华也开始主动加李凡的微信,李凡见此很是开心,殊不知他已经成为其他人口中的笑柄,倘若李凡要是早点知道叶绮华的意图,那么他也不会在七年之后沦落到如此地步。

    在叶绮华的刻意引诱下,李凡很快就陷入了爱情世界,没想到这一陷就是七年,在这七年中李凡不听了多少闲言碎语,每当京城权贵们聚在一起时总是要唠唠叶启华和那个普通男人的那点事,说李凡是小丑被人玩弄那么多年也不知道,看他们还能在一起多长时间......其实李凡何尝不知叶绮华除了他在外还有很多情人,每当叶琦华的情人们欺负李凡时,他也都视而不见,反而还去哄那些个小情人,日子就这么反反复复的。李凡的内心深处,堆积了太多伤感而痛苦的过往,无数狂乱的记忆,宛若滔滔江水泛滥成灾,从他的灵魂深处奔涌而出,冲击着他那脆弱的血肉之躯,令他感到阵阵心悸,痛苦排山倒海般压来,令他几欲崩溃,也令他曾经激情澎湃的那颗心渐渐麻木,如同行尸走肉。

    本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下去,没成想叶琦华的父亲去世,他作为最小的儿子自然是想要争夺家产,成为叶氏集团的掌权人,于是李凡就成了叶琦华成为继承者的工具。因为李凡是罕见的双性人,所以很多大佬都想尝尝双性人的滋味,可想而知李凡就在叶琦华的哄骗下去陪睡,虽然他不是处,但是双性人身下的穴比正常人的小,而且干起来更加紧致,导致李凡在圈子里很是抢手。叶琦华这边是转的盆满钵溢,成功地当上了叶式集团董事长,可李凡却不断地受着身体上和精神上的折磨,他一直在等着叶琦华,等着他实现诺言,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李凡被谢琛相中了,他觉得李凡结实耐干很适合他。谢琛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变态,他极其喜欢性虐待他人,在面对他的要求时,叶琦华也是有过犹豫,说这七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李凡身体跟他非常契合,并且对他一直体贴入微。谢琛不断地加大筹码,最终叶琦华还是妥协了。

    李凡是被蒙着眼送到谢琛的别墅,刚被摘下眼罩时,李凡就被谢琛那着几分痞气的帅脸惊住了,一瞬间他也怔愣几分。“怎么爱上我了,不过我劝你最好别爱上我哦”,叶琛笑着说。李凡涨红着脸,将头向下低了几分,忽然被一双精致有劲的手捏住下巴,绵密细致地亲吻令李凡脑袋酥酥麻麻的,这是他从未体会到的感觉,就连跟叶琦华在一起的时候从未受到过如此温柔的对待。谢琛搜刮尽李凡口中的每一丝蜜液,直到把李凡吻的喘不上来气,这才恋恋不舍地从口腔中退出来。谢琛慢慢将李凡的衣物褪去,手掌重重地拍打在臀丘上,那处条件反射似的泛起一层荡漾的肉浪,涨成紫红色的粗大之物在穴口绕着圈磨蹭着,两手情不自禁地在两片臀瓣上又揉又弄,扯得那个小洞捏圆揉扁,被肏得烂熟湿红的颜色似乎在盛情邀请正形状狰狞的肉楔光临,没有让它空待太久,那根肉楔便毫不留情的插了进来,不停地抽插很快便让敏感的李凡达到高潮,低沉性感的喘息声令谢琛的那根又粗大了一圈,涨的李凡哭喊不停:“慢,慢一点......我,嗯,嗯啊...我受不了了。”谢琛在他耳边道:“小婊子,这么快就受不了,你不是身经百战的名器嘛!”谢琛硬是将李凡从晚上折腾到了白天,使得他中途多次晕倒。睡到下午才醒的李凡刚醒来便从手机上得知了一个坏消息。

    他的爱人竟然跟另一个男生订婚了,那个男生是李家的小公子,长得水灵灵很是娇贵,新闻中全是对两人的祝福。而李凡正沉浸在悲伤中,全然不知谢琛的到来,“哦,难怪,叶琦华一直没告诉你吧,他其实一直爱着李家的小公子,圈子里都知道他俩曾经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啊,对了你最爱的男人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新主人,谢琛”,谢琛笑道。眼泪犹如决堤般的洪水涌出李凡的眼眶,那一瞬间,悲凉的情绪从心底缓慢地扩散出来: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七年的苦恋,也抵不过一个他。